缘起小站_缘于为什么_好书好文的故事_分享人生

《我是猫》:夏目漱石的经典代表作品

未知

  夏目漱石(なつめ そうせき,1867-1916),本名夏目金之助,笔名漱石,取自“漱石枕流”(《晋书》孙楚语),日本近代作家,生于江户的牛迂马场下横町(今东京都新宿区喜久井町)一个小吏家庭,是家中末子。 夏目漱石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享有很高的地位,被称为“国民大作家”。他对东西方的文化均有很高造诣,既是英文学者,又精擅俳句、汉诗和书法。写小说时他擅长运用对句、迭句、幽默的语言和新颖的形式。他对个人心理的描写精确细微,开启了后世私小说的风气之先。他的门下出了不少文人,芥川龙之介也曾受他提携。他一生坚持对明治社会的批判态度。 1984年,他的头像被印在日元1000元的纸币上。(2004年11月改为日本医学家野口英世)。
  
  夏目漱石的代表作《我是猫》通过一只猫的视角向读者展现了苦沙弥、迷亭、寒月等知识分子以及金田为代表的资本家的生活面貌,对阴暗腐朽的社会和庸俗无聊的小说人物进行戏谑和批判,并以独特的讽刺手法描述了一幕幕滑稽、丑陋的场面,取得了狂欢式的喜剧效果。
  
  作品围绕金田小姐的婚事,有力地批判了资产者的骄横和拜金主义者的势利。金田策划安排、兴师动众,最终要苦沙弥“投降”,原因只在苦沙弥冷落了他的老婆。他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有让人“生就生死就死的本领”,是因为他财大气粗。铃木百般巴结金田,卑躬屈膝,趋炎附势,成为金田的暗探和说客,其原因也在于金钱。连猫都看出,“我现在明白了,使得世间一切事物运动的,确确实实是金钱。能够充分认识金钱的功用,并且能够发挥金钱的威力的,除了资本家诸君外,再没有其他的人物了。”
  
  作品对“鼻子、眼睛都盯在钞票上”、“只要能赚钱,什么事也干得出来”的缺义理、缺人情和缺廉耻的“最坏的人类”作了入木三分的批判。
  
  《我是猫》主人公
  
  猫的主人苦沙弥,是个“像牡蛎一般把自己藏在壳里”、只知从书本中讨生活、一有机会就大讲知识可贵的教师。作品以直叙法表现了这个显然是作者自身影子的主人公自甘寂寞的自负心志,同时又使用旁敲侧击的手法揭示了知识分子因清贫而招致社会轻蔑的可悲现实;不仅如此,小说更通过穷教师苦沙弥与暴发户金田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暴露了明治时代的黑暗,批判了“金钱万能”的世态。奉金田之命去窥伺动静的拜金主义者铃木在与不谙世事而直言不讳的苦沙弥的一段对话中公然宣称:没有和钱一起去死的决心是干不了经商这一行的,要赚钱,就非得缺义理、缺人情、缺廉耻不可;透过对所谓三缺术的嘲笑,小说无情地讽刺了市侩哲学的丑恶本质。
  
  《我是猫》内容描述
  
  《猫》作为幽默小说,它的幽默,或可包括三方面:
  
  其一,苦涩的幽默。
  
  例如通过猫眼描述的苦沙弥那段。苦沙弥是教师,和我一样是外语教师。一百多年前的日本,懂外语的教师是极少的,但猫还是瞧不起外语教师,不,是瞧不起所有教师。喏,书房里的教师在猫眼里是这样子的:“我辈时而蹑手蹑脚窥看他的书斋:他经常睡午觉,不时把口水淌在打开的书上。他胃不好,皮肤带有淡黄色,没有弹力,显出缺乏活力的征候。然而甚是能吃。大吃之后又吃淀粉酶。吃完后打开书本。看了两三页就犯睏。口水淌在书上。这是他每晚周而复始的功课。虽然是猫,但我辈也时有所思:教师这东西委实自在得很。倘生而为人,非当教师不可。既然这般躺躺歪歪也能胜任,那么猫也未必不行。尽管如此,若让主人说来,再没有比当教师更痛苦的了。每次有朋友来,他都这个那个抱怨一番。”
  
  说实话,这一段看得我颇为不爽。很想抗议说,当教师很不容易的哟,要请学生给自己上的课打分,又要巧立项目写论文且至少要在C刊发表才算数,又要恪守单独指导女研究生时一定要留门缝以供窥看的规定……不过话说回来,教师如我,在书房躺躺歪歪倒也是事实。所幸时下暂无中风症状,伏案打盹时尚不至于把口水淌在书上。对了,忘记说了,为了翻译《我是猫》,我在家里特意养了一只猫,任由它在若干房间随便出入。但译完这段话之后,我再也不许猫进书房窥看。有时发现它在案前椅子上躺躺歪歪犯睏——尽管没淌口水——就一把将它掀到地板上去。它爬起来并不马上离开,必定抬头白我一眼或瞪我数秒,这才一步三摇地扭着水蛇腰讪讪离去。我不愿意让它歪曲事实诋毁教师声誉。哼,躺躺歪歪怎么了?躺躺歪歪也在绞尽脑汁琢磨论文,也在搜肠刮肚想妥帖的词儿翻译。和尔等无名猫辈躺躺歪歪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以猫之心度人之腹,一边儿玩儿去!
  
  《我是猫》的猫不仅进书房窥看主人苦沙弥先生,还进卧室窥看先生夫人睡觉:“夫人把吃奶孩子扔出一尺多远,张着嘴,打着鼾,枕也没枕。以人而言,若问什么最难看,我辈以为再没有比张嘴睡觉更不得体的了。我等猫们,一辈子都不曾这般丢人现眼。说到底,嘴是发音工具,鼻是为了吐纳空气……不说别的,万一从天花板掉下老鼠屎来何其危险!”看到这里,爱猫族、铲屎官们可得当心了:千万别让猫进卧室,家丑不可外扬!说来也怪,较之书房,猫——我家这只——更中意进卧室。一次我半夜去卫生间回来,月光下但见它不偏不倚大模大样躺在我的床铺正中,全然旁若无人。从此以后,睡觉前一定把它骗进厨房关禁闭。后爪踢门也好,前爪挠门也罢,一概置之不理。
  
  不用说,苦涩的幽默在本质上乃是一种自嘲、一种自我调侃。其中渗出的大多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不堪与无奈。不是吗?在那个推崇西洋文明的“文明开化”时代,说起在某种程度上可谓西洋文明化身的外语教师,一般人难免认为多么绅士、多么优雅、多么文明。而书中实际表现出来的,不过是“把口水淌在书上”的窘相。其夫人的表现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丑态百出,竟至到了“丢人现眼”的地步。这在深层次上未尝不是一种隐喻、讽喻:西洋文明果然文明吗?不信,请看这等言必称希腊的所谓文明人好了!
  
  其二,辛辣的幽默。
  
  相比于外语教师以至西洋文明,作者的笔锋所向,更是社会上流行的金钱万能主义。作为金钱万能主义的化身出场的,是实业家金田、金田夫人及其女儿富子。“刚刚去了一个实业家那里,听他说要想赚钱必须使用三角术——不要义理、不要人情、不要脸——如此构成三角。”猫听得来苦沙弥家的一个来访客人这样说道。美学家迷亭赶紧说出企业家的名字:“金田某某算什么呀,不就是在钞票上安上鼻子眼睛吗?以奇警之语形容,他不过是一个活钞票罢了……”
  
  对于实业家金田一家三人,比之见诸金田父女的幽默,小说描述尤为辛辣的是金田夫人的鼻子。且看猫的观察:“年龄大约四十刚过,前面的头发如防洪河堤一般从后退的发际巍然耸起,致使面庞长度的至少二分之一朝上探出。眼睛以开凿出来的坡路那样的倾斜度呈直线吊起,左右对峙。所谓直线,是形容眼睛比鲸鱼眼还要细。惟独鼻子大得出奇,仿佛将别人的鼻子偷来安上脸盘正中,又如把招魂社的石灯笼搬来自家三坪小院。显得惟我独尊,却又好像心神不定。鼻子是所谓鹰钩鼻,一度无限拔起,而后自知过分而中途变得谦恭起来。及至鼻端,已然失去最初的气势而颓然下垂,窥视下面的双唇。因了如此独具一格的鼻子,以致此女说话时较之唇动,莫如说是鼻动——只能这么认为。我辈为了向其伟大的鼻子致以敬意,打算从今往后称此女为鼻子鼻子。”
  
  如何,够辛辣的吧?客观说来,和人的鼻子相比,猫的鼻子的确不够突出,因而人的鼻子在猫眼里显得不无诡异:“又如把招魂社的石灯笼搬来自家三坪小院”——东京招魂社后来改称靖国神社。由此亦可看出,作者不仅通过金田一家三口而对金钱万能主义冷嘲热讽口诛笔伐,而且顺带把作为军国主义象征的靖国神社不动声色地揶揄一番。此外,还借主人公苦沙弥之口揶揄过“大和魂”:“大和魂!报纸宣称;大和魂!小偷说道……东乡大将有大和魂,鱼铺阿银有大和魂。骗子、投机商、杀人犯也有大和魂。”以情节而言,金田夫人是为了女儿富子和理学士水岛寒月的婚事而来苦沙弥家,以打探水岛寒月何时能拿到博士学位的,这条线索完全可以发展成一个精彩的世俗故事。然而作者意不在此,而在于藉此表达自己对金钱万能主义的深恶痛绝,其吸引人的手法即是幽默,辛辣的幽默。音在画外,义在言外,寓庄于谐,寓讽于喻,嘻笑怒骂,皆成文章。说句题外话,在中国现代小说中,较之佩服漱石的鲁迅,钱锺书的《围城》或可近之。
  
  其三,博学的幽默。
  
  猫眼所见所闻的主人公们,一方面对金田、富子、“鼻子”等“活钞票”们百般奚落挖苦,一方面对知识和学问推崇备至。迷亭以古希腊种种赛事为证,谓大凡技艺表演都能得到报酬或赏赐,惟独知识例外。“假如作为对知识的报酬给予物品,就不能不给予比知识更有价值的东西。可是世上有超过知识的珍宝吗?若给的不对,结果只能损害知识。对于知识,他们想把财宝箱堆得和奥林匹克一般、把克里萨斯(吕底亚王朝最后一任国王)的财富倾倒一空来提供相应的报酬,然而无论怎么考虑都不能与之相配。洞察这一点之后,决定什么也不给,利利索索。”自不待言,书中几位主人公或语言学或美学或理学或文学或哲学,无不是博学之士。但小说毕竟不是《十万个为什么》,在这里,几乎所有知识点都带有诙谐色彩,姑且说是博学的幽默。
  
  再以因金田夫人引人关注的鼻子为例。此刻,猫正在侧耳倾听美学家迷亭就鼻子的形成侃侃而谈:“众所周知,根据进化论的核心原则,这一局部为了适应刺激而发达得同其他部分不成比例。皮也自然变厚,肉也逐渐变实,终于凝而为骨。……骨形成了就有鼻涕出来,出来了就不得不擤。在此作用之下,骨的左右便受到削减,变得细细高高隆之起之。作用委实可怕。一如水滴石穿,一如宾头颅(宾头颅尊者,十六罗汉之首)的头颅大发光明,一如奇香化为奇臭之喻,鼻梁便是如此变得坚挺笔直。”当理学士寒月指出“可你的那个却是鼓鼓囊囊的哟”时,迷亭又以其博学辩解说:“古人之中,苏格拉底、哥尔德斯密斯或者萨克雷的鼻子,其结构都乏善可陈。而惟其乏善可陈,自有其讨人喜爱之处。所谓鼻不以高为贵,而以奇为贵,恐怕即由此而来。俗话说鼻子不如丸子——从审美价值来说,我以为我迷亭这个程度的有可能恰到好处。”
  
  如此这般,猫的主人苦沙弥家俨然知识沙龙,忽而古希腊荷马史诗,忽而中国禅学;忽而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安德烈·戴尔·萨尔托,忽而英国文学家哥尔德斯密斯、萨克雷;忽而俳句、汉诗,忽而古文、新体诗。就连理学士兼美男子水岛寒月的讲演或博士论文题目,也博学与幽默兼而有之:忽而研究“吊颈(上吊)力学”,忽而“论橡籽的坚实度兼论天体的运行”,忽而“论紫外线对于青蛙眼球电动作用的影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自不待言,所有出场人物的博学,都是作者漱石一人的博学。漱石何以博学?据其夫人回忆,新婚第一天,漱石就对她宣告:“俺是学者,必须努力学习,所以顾不上你的,这点希望理解。”即使月薪八十元时,买书也要用掉二十元,以致不得不一再搬家把房租降到十三元。惟其博学,写作当中也才能引经据典信手拈来,如入无人之境。实际上,其夫人也回忆说,除了去世前两年,漱石的写作也没显得多么搜肠刮肚抓耳挠腮,晚饭后坐在桌前写到半夜十一二点,负重若轻,“一气呵成”。漱石的外孙女半藤末利子也回忆说,母亲从未见过漱石为写小说而哀声叹气。“早稻田家里,无论孩子们在书房檐廊里多么吵吵嚷嚷跑来跑去,漱石也若无其事地写个不止(参阅夏目镜子述、松冈让笔录《漱石的思い出》)。更难得的是,他能把博学与幽默结合得如此巧妙,读之毫无单调乏味之感,亦无浅薄庸俗之气,而让人觉得知识和学问居然如此可近可亲妙趣横生,如此目不暇接、引人入胜。
  
  《我是猫》书评
  
  《我是猫》作为成名作,展现出了惊人的思想深度和社会广度,用一只无名的猫为主角,以它清澈而洞察一切的眼睛,冷漠疏离的审视这个炎凉的世界,人生百态、悲欢离合,在猫的眼睛里,全部都荒唐,全部都孤独,人间如此空荡,除了虚伪和自私,一无所有。故事里的猫旁观着一切,故事外的漱石,借猫的舌头讽刺社会乱象。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