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奇科普-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辉瑞入华背后的犹太暗影 | 警惕美国百年来从未

原创版权 金靴RedBoy作者: 字体大小选择: [ ]

上海绝对不可被攻陷!必须立刻将上海抗疫拉入中央统一领导规划的全国抗疫格局中来,从局部封城到对点支援,全面进行定点清零,勿再重蹈买办覆辙!

  1909年,洛克菲勒第一次派出所谓“东方教育考察队”对中国医学教育机构作精细调查。

  四年之后,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其在《远东的教育及其他需求》中表态:对于远东的中国教育,将采取行动,包括医学教育和建好医学院。

  1914年,洛克菲勒团队第二次派遣队伍前往中国考察,考察范围锁定中国的医学教育。

  前后花费四个多月时间,访问了中国十几个城市的医学院和八十八家医院,最终总结成一份名为《中国的医学》的报告,其中包括中国卫生现状、中国本土医院和手术等十个章节。

  再一年后,洛克菲勒团队第三次前往中国,于6月达成协议:用二十万美元购买早前由英国伦敦会与其他五个教会合作开办的“北京协和医学堂”的全部资产。

  就此,新医学院定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英文名PUMC(Peking UnionMedical College)。

  这是犹太财团在中国的第一个医药阵地。

  犹太白人在幕后操纵,买办势力在前台领略,中医药自然失去了生存空间。

  1929年2月23日,刚成立不久的蒋记国民政府卫生部在南京召开了首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

  然而到场的一众“医界名流”里竟然没有一位中医人士,会议的内容更是对中医展开与批判谋划。

  最终,大会以“一两个抱怀疑态度外,其余是满场一致同意”的结果,通过了由余云岫等炮制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提案。

  其大致观点为:“旧医理论皆为凭空杜撰,旧医脉法自欺欺人,旧医不能预防疫病,旧医学说阻遏科学化,所以,要从根本上破坏它,对它来一次彻底的‘革命’!”

  当时逼得全国医药团体代表,携怒火去南京请愿……

  1

  去年秋天,辉瑞医药集团与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签订的霸王合同被拉美媒体曝光,其合同中最能体现霸权的条款大致有以下三条:

  其一、“签了合同,就得乖乖把嘴闭上。”

  在辉瑞和巴西政府签订的疫苗采购合同中,有这样一个附加条款:巴西政府不得对外透露任何辉瑞相关的条款内容,包括投放接种流程和后续功效检测。

  其二,“出了问题我不负责。”

  辉瑞要求购买国必须承认疫苗的长期影响和未知的功效/副作用,但辉瑞疫苗有副作用举世皆知,我也写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早在2020年底,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就曾怒怼辉瑞:“接种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合作研发的疫苗后,我认为是可能产生严重副作用的。但合同规定,他们(辉瑞集团)不对任何副作用负责,即使你变成了鳄鱼或者超人,或者女人开始长胡子、男人声音变得细声细气,他们(辉瑞集团)也不会管你。”

  2021年6月份,日本厚生劳动省就显示数据有196人在接种辉瑞疫苗后死亡。

  按照辉瑞当时给出的说法,是“这些日本人本来身体就不太好”。

  其三、“我要吞并你的国有资产。”

  辉瑞与南美诸国的合同显示,如果合同的赔偿条款生效,辉瑞集团有权向购买国政府追讨其国有资产。

  包括而不仅限于:要求阿根廷抵押银行、军事基地、大使馆建筑;要求巴西放弃海外资产的主权等。

  一家医药财阀,满世界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行医学之为,却索要他国的国有资产,这背后会没有美国政府的影子吗?

  早在辉瑞进军拉丁美洲之前,拜登政府就已经拨款百亿美元用来研发新冠疫苗,且巨资几乎全部用在了辉瑞、莫德纳等这几家大型医药财阀身上,更是直接把莫德纳公司的CEO努巴尔·阿费扬、联合创始人罗伯特·朗格和早期投资人蒂莫西·斯普林格这三位医药资本家的身价推过了三十五亿美元。

  其中,罗伯特和蒂莫西还分别担任麻省理工和哈佛的教授,与五角大楼的关系也异常亲密。

  拥有大学教授等官方职位,同时又是财阀股东——这种双重身份在美国并不稀奇,尤其是现代战争中极为核心的生物战领域。

  比如此前我就有写过的前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重要推手、小布什的核心屠夫、也是在伊拉克实施细菌战的头号战犯。

  此人还有一个身份:著名的制药公司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的董事长。

  推荐阅读:

  该公司所开发和销售的药物,广泛应用在治疗病菌传染方面,包括不限于病毒传染、真菌感染和细菌传染。

  这家坐拥美国军方大佬的公司可谓“神通广大”:2003年的非典和2006年的禽流感H7N9,均是吉列德第一时间拿出了“特效药”达菲(Tamiflu)。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又是吉列德,第一时间以救世主的姿态迅速为世界捧上了一度被吹上天的瑞德西韦(虽然翻了车、临床药效惨遭打脸)。

  不知这家公司,或者说拉姆斯菲尔德先生,与「冠状病毒」是什么关系,总能如此精准快速地破获药方……

  辉瑞,同样如此。

  2

  在战争(军事热战、生物暗战)中依附美国政府与五角大楼以及遍布全球的犹太资本暗礁,大发战争财,这亦是辉瑞的老把戏。

  1849年辉瑞成立,创始人为一对表兄弟,表哥查尔斯·厄哈特(CharlesErhart,1821-1891),表弟查尔斯·辉瑞(CharlesPfizer,1824-1906.10.19),两人都出生于德国路德维希堡。

  表弟学习化学,表哥从事糖果生意。一个玩技术,一个玩市场。

  19世纪60年代后期,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人类进入“电气时代”,在欧洲的莱茵河流域(包括德国和瑞士)出现了最早领先的国际制药公司,如嘉基、山德士、默克、先灵等。

  当时的礼来、雅培、惠氏等,扮演的只是“渠道分销商”的下游角色。

  一战爆发,美国政府开始对同盟国组织头目的德国药品禁运,默克、先灵等集团迫于无奈,便把其子公司开到美国去,为美国制药企业带去了欧洲的技术与对技术商品化的能力,辉瑞兄弟同时来到美国发家。

  辉瑞的第一次大发展其实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身处北方的辉瑞集团向北军提供了大量药品,在战争中迅速发展,成为美国较大的化学品生产企业之一。

  但真正让辉瑞腾飞的还是一战和二战。

  1914年,工厂动力全部由蒸汽改为电力,同年辉瑞集团递交了历史上第一份专利申请。

  一战前,生产柠檬酸的重要原料供应即将中断,时任辉瑞纽约总部总经理的John Anderson预见柠檬酸产品一定会成为辉瑞未来的重要收入来源,于是命人建立了实验室着手研究生产柠檬酸。

  两年后,一种新型的柠檬酸发酵工艺诞生。

  1923年,辉瑞成为了美国最大的柠檬酸生产商;到1929年,辉瑞完全垄断了市面上的柠檬酸生产,规模高达千万磅。

  1936年,辉瑞成为世界最领先的发酵化学企业,在葡萄糖酸和柠檬酸的生产技术中积累的经验基础上,开始大规模量产维生素C,柠檬酸让辉瑞一夜之间发了巨财。

  当时的辉瑞还是一家以生产化工产品为主要经营业务的化学品公司,直到青霉素的发现,才让它从一家精细化工公司彻底转型为制药公司。

  这也就进入了辉瑞二战中的发财历史。

  1928年,英国亚历山大·弗莱明意外发现了青霉素,但这一研究成果随后被辉瑞盯上并窃取,到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辉瑞顺利接到了罗斯福政府下达的生产大规模青霉素以供战争之需的艰巨任务。

  在时任辉瑞CEO约翰·麦基的领导下,辉瑞成为世界首个大批量生产青霉素的公司。

  1945年,辉瑞生产的青霉素已经占到全球产品的一半,和美国政府一道,借着战争一跃而起,为日后对非洲、亚洲、南美等大陆实施生物侵略奠定了技术和资金的基础。

  战后,作为辉瑞掌门人的约翰·麦基在1950年建立起辉瑞的营销团队,辉瑞的三大特色之一的“全球一流营销体系”也开始在那个阶段有了雏形,而默克公司直到1953年才建立起营销组织。

  在1950年到1990年之间的四十年时间里,辉瑞总共收购了将近四十家企业,从处方药延展到非处方药、化妆品,甚至到毫不相干的石油钻探、专业金属和材料领域等。

  靠着不断并购,辉瑞早已经是一个跨行业的国际联合财阀,麦基对自己发动的狂热的并购浪潮是相当认可:“我宁可从10亿美元的销售额中赚取5%,也不愿意从3亿美元(处方药)中赚取 10%。”

  辉瑞的前副总裁鲍尔斯更为关注的则是辉瑞的国际贸易和海外机构的构建,通过收购方式,鲍尔斯建立了波多黎各、巴拿马、墨西哥、巴西以及早先建立的加拿大、比利时、英国、日本等分支机构,以及在法国、英国和日本的工厂。

  还是那句话:财阀的攻城略地,背后一定有政府的影子。

  1980年时,美国通过《拜杜法案》,允许大学实验室等非营利组织获得政府资助项目的发明专利。

  简单概括就是:美国政府不仅资助科研人员进行项目研究,还允许他们将发明专利转化成私有技术成果(典型如谷歌最初的PageRank算法就是来自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的项目)

  表面上看,美国政府是在花大价钱扶植一批财阀,但这些财阀都会反过来为美国政府提供战略性的服务。

  连接他们的纽带,自然是犹太资本。

  3

  辉瑞的第三大股东是犹太人,首席科学家是犹太人,首席执行官也是犹太人。

  辉瑞首席科学家米卡埃尔·多尔斯滕,出生于 1958 年,在瑞典西海岸的小哈姆斯塔德市长大,父亲是战前于该国扎根的犹太人,母亲也是二战初期从奥地利逃亡的犹太人——这是一位二代瑞典移民与犹太受害者的结合。

  后来,多尔斯滕为当时瑞典最大的两家制药公司工作,先是在法玛西亚公司(Pharmacia),在那里他被要求建立一个新的研究所来开发药物,然后是在阿斯特公司——后来成为了英国阿斯利康 AstraZeneca的一部分,该公司也在开发自有新冠疫苗(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也被称为AZ疫苗)。

  多尔斯滕曾公开说:“美国的许多重大突破都来自移民,比如爱因斯坦。为人类做出贡献,这是犹太民族一个非常强大的传统,在医学领域也是如此。”

  辉瑞的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布拉来自希腊塞萨洛尼基,也是犹太人,他曾在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馆公开进行过犹太教的宗教活动(下图)。

  需要看到,拜登上台后组建的新一届美国幕僚,已经是美国国史上犹太人密度最大的一届。

  此前美国历史教授吉尔·特洛伊在海法大学发表的研究就已经显示:占美国人口2%的犹太人,为民主党的政治活动提供了50%的经费。

  拜登的白宫幕僚长罗纳德·克莱恩 (Ronald Klain)、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 (Anthony Blinken)、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 、国土安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副国务卿温迪·舍曼(Wendy Sherman)、美国科学与科技顾问埃里克·兰德(Eric Lander)、国家网络安全顾问 安妮·纽博格(Ann Neuberger)、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大卫·科恩(David Cohen)、小企业管理局(唯一的内阁级别联邦机构)局长伊莎贝尔·古兹曼——全部都是犹太人。

  同时,美国疾控中心CDC主任罗谢尔·瓦伦斯基(Rochelle Walensky)和助理卫生部长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也是卫生系统中重要的犹太高官,均是由拜登任命。

  对了,这位罗谢尔·瓦伦斯基,她曾大力推崇16岁以上的美国人和孕妇都接种辉瑞生产的基因疫苗……

  连拜登的女婿霍华德·科瑞恩(Howard Krein),也是犹太人,且是一名耳鼻喉科医生。

  一个史上规模最大的美国犹太政治群,摆上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中美博弈棋桌上,且深度渗透进医学领域,这早已经敲响了全球生物战启幕的钟声。

  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发生任何一件有关生物医药的诡异事端,或许都不必感到意外。

  别忘了,前文提到的辉瑞早已启动半个世纪有余的“营销战”,而当今美国的主流建制派媒体,同样被犹太势力深度控制:

  线上网络平台的舆论控制则更甚,犹太人扎克伯格控制下的Facebook就一直在进行着大规模的疫苗言论封锁,强行抹去一切反疫苗的声音,还删除了拥有十二万名成员的“新冠疫苗受害者家属”群组和超过两千万个关于新冠疫情的帖子。

  4

  谈及疫苗和犹太,不得不提一个人:比尔·盖茨。

  2015年时,盖茨就预言过“会有全球的呼吸系统传染疾病发生”,此后他又联同众多医药财阀与英国首相约翰逊会面,商议如何大面积铺开疫苗的接种(当时辉瑞CEO、前文提到的犹太人布拉也在场)。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新冠疫苗接种电子证书方案,出资人名单排名第一的就是盖茨基金会。

  2019年2月12日,盖茨曾发表一篇《2019年度公开信》,并通过新华社独家发布一条面向中国地区的视频。

  盖茨在公开信的第二条里,特别强调了“基因检测在改善全球福祉重要性”。

  2019年3月,一艘美国战舰在海上神秘地“自我隔离”了两个多月,期间该舰既不靠泊休整,也不进行任何港口访问,甚至不与其他舰船人员相互往来——这就是美国海军“麦克亨利堡”号两栖船坞登陆舰。

  据美国军方官员称,战舰上的25名水手和海军陆战队员其症状类似于腮腺炎。但直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询问此事,美国军方才披露。

  2019年6月,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规定禁止各州和商业实验室开发自己的冠状病毒诊断测试,即使他们有开发用于检测冠状病毒的PCR(聚合酶链式反应)引物的能力。

  直到2020年2月29日,即美国官方报告首例新冠病例后五周才取消这一限制。

  2019年10月1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盖茨基金会等组织机构进行了一场高级别全球流行病演习“事件201”,模拟了一种新型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CAPS)的暴发。

  根据假设的传播轨迹,这种病毒起初由蝙蝠传播给猪,再传播给人,最终在人与人之间传播,通过航空旅行传播到葡萄牙、美国和中国,进而引发全球大流行。

  “事件201”演练结果表明:该病毒只需要六个月就能在全球传播。

  推荐阅读:

  2020年4月,小罗伯特·肯尼迪(约翰·肯尼迪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的第三子)再次炮轰比尔·盖茨研制疫苗推行人口灭绝计划、迫害亚非拉等国家的生育规模。

  他揭露了足足五条:

  ① 盖茨用12亿美元根除脊髓灰质炎,控制了印度国家咨询委员会(NAB),并授权向5岁以下儿童提供50支脊髓灰质炎疫苗(从5人增至5种)。印度医生指责盖茨运动造成了毁灭性的疫苗株脊髓灰质炎流行,在2000年至2017年间,使496000名儿童瘫痪。2017年,印度政府驳回了盖茨的疫苗方案,将盖茨及其亲信逐出国民银行。脊髓灰质炎瘫痪率急剧下降;

  ② 2002年,盖茨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强行为数千名非洲儿童接种“脑膜炎疫苗”,50-500名儿童出现瘫痪。南非报纸抱怨,“我们是制药商的白鼠”。曼德拉的前高级经济学家帕特里克·邦德教授,将盖茨的哲学做法描述为“无情和不道德”;

  ③ 2010年,盖茨基金会资助了葛兰素史克“实验性疟疾疫苗”的试验,导致151名非洲婴儿死亡,对5049名儿童中的1048名儿童造成严重副作用,包括瘫痪、癫痫发作和发热抽搐;

  ④ 2014年,葛兰素史克和默克公司为在偏远的印度地区23000名年轻女孩进行实验性的HPV疫苗试验,约1200人遭受严重副作用,包括自身免疫和生育障碍,7人死亡。印度政府调查指控盖茨资助研究人员犯下了普遍违反道德的行为:强迫弱势村庄女孩参加审判,欺凌父母,伪造同意书,拒绝向受伤女孩提供医疗服务;

  ⑤ 2017年,世卫组织承认,全球脊髓灰质炎的爆炸主要是疫苗株,这意味着它来自盖茨的疫苗计划。刚果、菲律宾和阿富汗最可怕的流行病都与盖茨的疫苗有关。到2018年,全球脊髓灰质炎病例中有3/4来自盖茨的疫苗;

  …………

  小小肯尼迪前年那次站出来发声,很有为此前肯尼迪家族再有人遇难而采取反制的味道。

  背后仍然是美国“胡峰人”(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与美国“深宫”之间的对垒。

  当时距离秋季大选越来越近,其实两个帮派都是在指向特朗普和特朗普的对手(民主党,众议院),肯尼迪家族之前再被人打击,很明显是对特朗普的警告。

  比尔·盖茨早在2010年2月18日《创新到零》的演讲中就提到:“目前的世界人口有68亿,并且正在增加到90亿。如果我们能在新型疫苗、卫生保健、生殖健康服方面做一些真正出色的工作的话,我们也许能降低10%-15%的人口。”

  疫苗本就是可以作为武器的,1976年美国在猪流感疫情中就制定过疫苗实验计划,在给4000万人注射猪流感疫苗后,发生500例不良反应,其中25人呼吸衰竭死亡,仅1人死于猪流感。

  过去十年里,盖茨基金会已向疫苗生产和开发捐献了超过45亿美元,并在建立全球疫苗接种联盟(GAVI,为贫穷国家购买疫苗筹集资金的非政府组织)的事业上起到重要作用。

  2009年,微软从默克医药公司购买了一项关键技术,可以被用来“开发针对特定种族和国籍不孕不育的优生学疫苗”——这与盖茨的公开承认使用疫苗减少世界人口的目标完全一致,而默克公司此前是世界上最大的疫苗制造商。

  那时有财团媒体辩称“这种基因靶向疫苗研究技术是由被称为罗塞塔生物科技公司研发出来的”,可实际上该公司的股东正是默克公司,后成了微软。

  盖茨夫人当时公开说“打算将余生都致力于扩大节育运动规模”、“这将是我一生的工作。”彼时中国的《羊城晚报》的《美琳达·盖茨:从幕后走到前台》有报道。

  著名地缘政治学家恩道尔早就揭露过:盖茨和巴菲特都是“全球人口减少计划”的赞助人,CNN的特纳基金会参与了多个发展中国家的人口灭绝计划,资金来自时代华纳公司10亿美元的免税股票期权。这些项目都是披着慈善的外衣,提供“健康服务”给非洲国家。

  盖茨的好友大卫洛克菲勒和他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在1972年就与世卫组织谋求打造一个“新的疫苗”。

  两年后,基辛格被正式授权,起草了《美国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NSSM-200》)。

  次年11月,福特总统正式签署行政令,使《NSSM-200》成为美国政府外交政策,其中心思想:“世界越来越依赖于发展中国家的矿产资源供给,只有大幅度减少发展中国家人口的数量,美国才能充分利用它们的原材料…………”

  2010年,节育领域专家会议在美国召开,发起者正是是盖茨基金会,与会研究者认为“男性节育是未来节育计划的关键所在”,转基因计划被公开推上日程。

  两年后的8月,比尔盖茨夫人美琳达宣布“比尔和美琳达基金会”出资5.6亿美元,支持“发展中国家妇女节育计划”。这笔捐款将给没有生育计划的1200万名发展中国家妇女提供帮助。

  有意思的是,据比尔盖茨前私人医生透露,如此看重疫苗作用的盖茨夫妇,他们的三个孩子从小到大却没有接种任何疫苗………

  四年前的5月,比尔盖茨在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一个公开节目中透露,特朗普总统正在考虑成立一个委员会来调查疫苗的副作用,而盖茨当时警告他:“不要那么做!”

  白宫记者罗宾逊2020年4月时声称,盖茨曾想要用疫苗来跟踪人,同时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劳拉·英格拉汉姆也在Twitter上表示:“盖茨和其他全球主义者一样,想要利用这场新冠危机来跟踪人。”

  盖茨如何反应?四年前的那次节目里,他就已经飘飘然直言不讳了:“有人告诉总统说疫苗导致很多不良后果,我猜测这个人就是小罗伯特·肯尼迪!”

  ………………

  5

  需要看到,在中国积极寻找“代理人”,这是自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之后美国就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美国区别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侵略方式的重要体现。

  美国很少追求利用坚船利炮打开中国国门,而更追求通过软性的经济俘虏、文化渗透、政治策反,来达到奴役中国的目的。

  这其中,培植“在华代理人”即汉奸,就是必不可少的环节。百年来从未改变,从高层到民间,从未间断。

  就比尔·盖茨而言,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在中国总有那么几位“固定的朋友”。

  丁香园(丁香医生),我前年就已经扒过了,不赘述。

  2017年,盖茨基金会曾发起著名的“目标守卫者”活动,专注于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程。

  2020年,盖茨的“目标守卫者”多了一位新伙伴——在中国抗疫大局中声名鹊起、成功被美方盯上的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时,中国的华大基因与盖茨基金会就签署过合作备忘录,建立伙伴关系。

  三年后,2015年,华大基因和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未经许可,与英国牛津大学开展国际合作研究,并将部分人类遗传信息从网上投递出境。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所在的医院。

  2015和2018年,华大基因连续被科技部点名。

  特别是2018年10月25日那次,科技部的官网在那天的晚间发布信息:“华大基因、阿斯利康、药明康德、上海华山医院等6家公司或机构,因违反人类遗传资源管理规定,遭科技部处罚。”

  无一例外,这些企业受罚的原因,都是涉及违规采集、收集、买卖、出口、出境中国人基因遗传资源。

  其中这个药明康德,在2016年被国家安全部门检查时,就被发现他们试图将5156份具有中国人生物遗传样本偷渡到国外………

  推荐阅读:

  张文宏在2020年初时曾经用一种非常讽刺且攻击性的口吻“共产党员先上”、“你不是为人民服务么”,在资本的舆论包装下一度成为中国人民心中的抗疫英雄。

  不过随着其诸多言论的翻车、部分事实的展现以及本轮上海疫情的发酵,已逐步被群众唾弃。

  但是西方依旧没有放弃张医生,包括他那句“病毒不可能来自海外,就是来自武汉”至今仍然被西方媒体传颂。

  就在辉瑞今天声势浩大地进入中国之际,舆论场的里应外合苗头同样在孕育发酵。

  3月14日,张文宏突然凌晨发长文,借分析上海疫情和香港疫情,再次替疫苗站台,并委婉地继续为“病毒共存论”、“全面开放论”进行鼓吹。

  推荐阅读:张文宏发文端倪(见阅读原文)

  同一天,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Albert Bourla)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说道:“需要打第四针疫苗,才能够保护人们免受新冠病毒的侵害。”

  此前在美国联邦政府的指南中,已经被允许给免疫功能低下的个人接种第四针。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虽然第三针新冠疫苗有助于防止因为感染奥密克戎而引起的住院治疗,但其保护效力可能在接种后四个月就开始减弱了。

  有没有一种iPhone的感觉?

  当iPhone13上市之后,你的iPhone12就会莫名其妙地变卡,使得你不得不再掏一万块钱购买苹果公司的新机。

  

  辉瑞的新冠疫苗已经为集团打破了收入纪录,2021年,辉瑞仅新冠疫苗一项就实现了近370亿美元的收入(公司总营收为813亿美元),预计2022年还要再销售320亿美元的疫苗,并会卖出220亿美元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

  很快,中国国内的传声筒出现。

  3月20日,张文宏接受央视专访,大谈“接种第四针疫苗”,且央视官微也适时得将话题推上了热搜。

  当时,上海的疫情已经爆破。

  6

  还是接着前面的丁香园(丁香医生)说一点吧。

  还记得去年夏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科学松鼠会为731部队洗地”之事吗,经查,科学松鼠会、丁香园、果壳网(2010年上线)等一众活跃于国内互联网上的亲西方的“科普平台”,均是来自挚信资本的投资。

  而挚信资本,其资金主要来源于美国著名的大学基金会(如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纽约大学等)和国际著名的投资机构(如新加坡淡马锡控股、香港嘉里集团控股等)。

  好巧不巧,新加坡淡马锡,又是一个熟悉的组织的股东:马云的蚂蚁集团,其控股蚂蚁2.73%。

  更巧的是,马云的商业帝国中也能找到张文宏的影子,他是此前已经倒台的马云湖畔大学(资本党阀培植地)的客座常客。

  说到马云,不妨再说一个事儿。

  还记得前文提到的被科技部点名的药明康德吧,去年夏天张文宏借南京疫情抛出“与病毒共存论”、掀起两条抗疫路线斗争之后,美国著名期刊杂志《纽约客》(The New Yorker)曾发布文章呼应张文宏:《放弃幻想,学会与病毒共存》。

  当时《纽约客》正是授权的药明康德团队翻译,向中国国内互联网输出,为张文宏站台。

  随后8月6日,英国BBC也声援张文宏,质问中国政府“能否放弃清零、与病毒共存?”

  再随后8月10日,美国彭博社也声援张文宏,声称“中国政府坚持病毒清零,会被世界孤立。”

  说回药明康德。

  去年2月底(马云消失四个月后),盖茨信托基金(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Trust)退出了阿里巴巴集团(股票代号:BABA),同时盖茨信托(Gates Trust)还出售了截至2020年底的第三季度末拥有的552383张阿里巴巴美国存托凭证。

  也是那一阶段(马云基本确定在中国大陆失势),盖茨信托基金又转头购买了700万股Schrodinger的股份——这家公司专注于寻药制药和生物基因研究。

  早在2019年4月,距离马云正式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只有不到半年时,盖茨就已与Schrodinger签署过投资协议;自2010年以来,盖茨曾连续领导四次对Schrodinger的投资。

  Schrodinger有近300名员工,在美国、欧洲、日本和印度均有运营,在中国也拥有商业合作伙伴——不是别人,就是药明康德。

  太巧了,药明康德2008年7月时也曾获得马云领投的价值6300万美金的融资……

  丁香医生,科学松鼠会,挚信资本,新加坡淡马锡,马云,蚂蚁集团,张文宏,药明康德,比尔·盖茨——全都连上了。

  这时候,我们再回看张文宏医生的某些言论,也就很好理解了。

  7

  再继续聊辉瑞吧。

  2021年12月22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紧急批准辉瑞“特效药”Paxlovid;

  2022年2月11日,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入华;

  2022年3月9日,在大陆的运营商业协议正式签订;

  2022年3月14日,张文宏再度发声为疫苗站台;

  2022年3月15日,国家卫健委将辉瑞加入第九版诊疗方案;

  2022年3月17日,两万盒辉瑞“特效药”入关浦东机场;

  2022年3月18日,两小时完成清关;

  2022年3月18日,五家中国药企获授权仿制生产辉瑞新“特效药”;

  2022年3月20日,“特效药”运抵长春,投入抗疫前线;

  2022年3月20日,张文宏接受央视专访,大谈“接种第四针疫苗”。

  仿佛一切都是计划中的预演推盘。

  2020年3月10日,美众议院就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预算问题举行了听证会,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及其它卫生官员出席了会议。

  在会上,雷德菲尔德说了这样一句话:“美国疾控中心已经与中国有三十年的合作关系,中国疾控中心就是美国疾控中心建立的,并且我在中国疾控中心还拥有一个小团队。”

  三十年,这也差不多是辉瑞进入中国的时长(1989年入华),辉瑞也是最早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的跨国药企。

  自2005年10月31日成立中国研发中心以来,辉瑞已在中国三个城市拥有各类研发人员1500余名(这辉瑞是除了在美国以外,全球最大的研发团队规模)。

  那么是哪三个城市呢?说出来恐怕要让人不寒而栗了:北京,武汉,上海。

  2019年5月30日,辉瑞宣布旗下全新业务部门——辉瑞普强的全球总部,落户中国上海。

  2019年10月底(武汉军运会时),辉瑞又研究申报了九十六个在华项目,涵盖临床Ⅰ期到注册申报,涉及肿瘤、内科、疫苗、炎症和免疫、罕见病等领域,并制定了在2018年至2022年的五年内推出十五个重磅药物的“15in5“计划。

  2021年1月14日,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简称“上海市疾控中心”)和辉瑞在上海共同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随后,上海疫情开始进入了2020年后最严重的爆破期。

  ………为什么这场持续了两年多的疫情,总是在某些时刻呈现出一种“未卜先知、先见之明”的感觉?

  我们很难去理解过去一两年间、特别是即便在过去半年全国疫情已有抬头之势时,上海市为什么在张文宏的带领下,依然坚持自有门道的所谓“精准防控”、强行将自己分离出全国一盘棋的抗疫格局,进行单独的养蛊式抗疫。

  推荐阅读:

  从2020年至今,代表上海市卫健委发声的张文宏,几乎每次公开发言都是在为疫苗与西方特效药“带货”,包括3月24日他的微博发声:“两种疫苗的三剂接种可提供非常高水平的预防重症与死亡保护率,保护率均达到了95%以上。这数据奠定了中国未来走出疫情的底气”、“我们看到了新药已经落地,疫苗三针加强有效。”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带货……

  张医生专门提到的BNT162b2 ,是辉瑞和BioNTech联合研发的疫苗,在国内的授权生产商为复星医药(2020年11月11日拿到《受理通知书》),复星医药同时也是辉瑞“特效药”Paxlovid的授权仿制生产商(3月18日官宣)。

  而他张医生本人正是复星医药的带货红人,2020年5月15日曾在“515复星家庭日”的活动上一语惊人:“100%最终我们要靠疫苗才能战胜这个病毒!”

  但两年多来一次又一次的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了。

  以致于,张医生今朝甚至开始放风“第四针疫苗”,这是要把中国人扎得千疮百孔、同时医药财阀赚的盆满钵满才能罢休。

  并且,根据3月17日时以色列媒体《耶路撒冷邮报》援引该国谢巴医疗中心最新研究的结果显示:第四剂疫苗抵御新冠病毒效果“微乎其微”。

  《耶路撒冷邮报》援引谢巴医疗中心感染预防和控制部门主任吉莉·雷格夫-约凯的话说,在大约600名试验参与者中,270人接种了第四剂辉瑞或莫德纳疫苗。他们体内无论免疫球蛋白G(IgG)抗体水平还是中和抗体水平,都与第三剂疫苗接种一个月后测得的水平基本相似。

  中期试验结果表明,与接种了三剂疫苗的健康年轻人相比,第四剂疫苗效果并不显著,仅对防止有症状感染起到了“温和保护”作用。

  可以看到,在首个“特效药”问世之前,英国、新加坡等国家就已逐步放开,采取“与病毒共存”的策略。

  从2021年9月开始,英国民众开始接种新冠疫苗加强针,但牛津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流行病学专家陈铮鸣曾公开表示:“预计对疫情和防疫政策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药物主要是用于改善预后,适用范围可能不会太广。”

  而且,事实上病毒也很容易在药物的选择作用下发生变异,对抗病毒药物出现抗药性。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金刚烷胺,最早用于抑制流感病毒的抗病毒药。1966年亚洲流感流行时期,美国批准该药为预防药,后又于1976年确认其为流感病毒的治疗药物。但随着金刚烷胺类药物的广泛使用,各地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流感耐药毒株……

  跋

  北京市医保局3月28日发布通知,将新修订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新增的辉瑞Paxlovid等疫情防控药品,临时纳入本市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此前辉瑞Paxlovid已在浙江投入使用,同样纳入医保,一盒2300元。

  对比早已成为中国抗疫主力的诸中药汤剂几乎全部百元左右一个疗程的低廉售价,确实是让人越来越理解张伯礼同志所言“西方医药集团买舆论打手抹黑中医”现象背后的利益诉求。

  老百姓的医保,被鲸吞了。

  前些年时,针对“靶向药”“天价药”要不要一刀切地直接纳入医保,民间就已经有所讨论乃至抵触,因为这样的靶向药入保实质并不能保证那些普通病人的权益。

  因为医保的资金是有限的,都分配给了这些价格高昂的药,普通病患者就没钱买药了。简单来说,靶向药纳入医保,大多数中国病人会越来越凄惨,现下全国医保平摊到14亿国人身上本就千余元而已。

  昂贵的辉瑞入华又入保,结合鬼影重重的犹太触角和上海疫情的全面破发,我只能说:在中国也在美国,有些人并不希望新冠疫情过早结束,甚至是希望疫情永不结束……

  作为中国经济中心、整个中部地区经济引擎的上海一旦宣告沦陷,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祖国统一大业的进程也将被推迟。

  就在当下,上海江南造船厂(江南造船集团)传出因疫情停工的消息,国产003航空母舰(搭载电磁弹射)的下水计划恐遭推迟……

  上海绝对不可被攻陷!必须立刻将上海抗疫拉入中央统一领导规划的全国抗疫格局中来,从局部封城到对点支援,全面进行定点清零,勿再重蹈买办覆辙!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