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奇科普-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中国的水利工程这么强,为什么还是会出现严重的汛情?

原创版权 未知 字体大小选择: [ ]


水利工程修了这么多年,花了这么多钱,为什么洪水还是止不住?

今天,本财经老中医就来捋一捋长江防洪的效果。

数一数历史上武汉水位最高的三次,分别在1954、1998年和今年2020年,我们就用这三个年份,看看半个世纪以来,防洪的力量成长。

 

一、1954年

长江中游,以武汉为中心,上至洞庭湖口,下至鄱阳湖口,是长江洪水威胁最严重的区域,但同时也是华中的精华区域,是交通、工业和经济的核心。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荆江这一段又是中游最脆弱的地方,在新中国成立前的300年里,荆江大堤溃决过34次。

因此,新中国治理长江,最先修的不是水岸边的堤坝,也不是拦江水坝,而是一座分洪工程。

 

1952年30余万军民用75天建成了荆江分洪工程,两年后1954年,建国至今最大的一次洪水来袭,荆江分洪工程立下奇功。三次泄洪,虽然泄洪区的人民损失惨重,但好歹保住了核心工业区域。

洪水的威力都在洪峰,水量大不要紧,就怕短时间里水太多,超过河道、水库的承载力。

典型例子:7月7日歙(she)县洪水导致高考取消,但是第二天就退水,县城交通迅速恢复,这就是“洪峰”的力量。正常的安全水位,也许转瞬之间就会突破防线。

水利工程阻止洪峰,一共有四招。第一招是削峰,就是水太多的时候在上游水库先存着,慢慢放下来,给下游排水留下足够的时间。

第二招是强化下泄排水能力,比如在淮河开一个新的入海口。

第三招是强化河道承载能力,十米的大堤加高到二十米,洪峰来了也能顶住。

最后一招就是滞洪、分洪。

说白了就是找一个人少的地方,人工把河堤掘开,把洪水放出河道,分担主河道压力。

 

这就是荆江分洪区。

说难听点,1954年分洪,我们是牺牲了分洪区的群众,牺牲了他们的庄稼、他们的房屋、他们的家园,来保卫大武汉,保卫工业基地,保卫下游的一切。

即使如此,武汉还是付出惨痛代价,

单武汉一市,最高峰时动员三十万人前线抗洪,另有后勤支援人员31万人。

当时全国年产麻袋500万条,中央给武汉调来540万条,直接搬空了国库。

武汉市周边三十公里内的各个土山和其他能挖土的地方全变成了采土场,日夜不停的为堤防工程挖土,用土来加高堤坝。

到八月份,情势更加严峻,由于江水暴涨,很多道路被淹没,土运不出来了。武汉市防汛指挥部组织空军战士、装卸工人以及企业职工5000余人,配备11部挖土机,就地在市区内的解放公园和王家墩机场内紧急挖掘土方,就近供应沿江一线。当时真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全民出来在市中心挖土往坝上堆。那个时候,在自然的伟力面前,人力微不足道。

 

后来由于降水实在太多,城里也淹了,汉口电厂无法正常生产被迫停机,汉口市区全部断电。当时周恩来总理得知后,我国唯一一个列车电站移动电站紧急派往武汉,支援抗洪抢险。

毛主席欣然亲笔题词:“庆贺武汉人民战胜了1954年的洪水,还要准备战胜今后可能发生的同样严重的洪水”。

 

洪灾最终过去,1954年是建国后最大的一次洪灾,水深29米。大家记住这个数字,后面要考。

 

二、1998年

然后1998年是我们这一代人关于洪水最深刻的记忆,这也是新中国第二场大水灾。

 

大家应该还记得新闻里黄色的泥浆和子弟兵的血肉堤坝。

在武汉,在九江,洪水高过了江堤,士兵用沙袋、钢管、彩条布临时加高堤坝,抵御洪水。

土堤仓促筑成,被水泡久了会失去强度,出现塌方甚至决口,解放军用身体、棉被、船舶和大卡车去堵住决口的地方。

中央领导来到抗洪前线,当时不仅是来鼓舞斗志,还背负着一项重大的历史抉择——要不要再次分洪。

分洪就意味着泄洪区人民积累的财富再次归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积累,这里与1954年已经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损失。如果不分洪,那万一武汉失守、九江失守,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最终,大堤挺住了,没有分洪,情况比54年那次好了很多很多。

这里我们要感谢长江委的水文工作者和全国水利行业最顶级专家团队齐聚前线,是他们立足科学做出了峰值已到,洪水力度即将减弱的准确判断。当时只要洪水稍微再涨一点,就会是一场毁灭性的大灾难。

 

1998年长江洪水水位是1954年以来最高的,这个数字请大家再次记住:29米

 

三、2020年

从1998到2020,长江经历了什么?是以三峡工程为代表的一系列国家重器建成应用,是长江沿岸堤防的持续强化,是洪水预报监测和联合调度能力的提升。今年,南方四省的降雨量为59年来最多,有不少地方的降雨量已经突破了当地记录,湖北、江西、安徽本月上旬的降水量更是历史同期的4倍以上,湖北三大湖泊的水位创历史新高。

根据专家预测,今年洪水的洪峰将达到一个数字,29米。

29米,是建国以来第三次大洪水。

那么,我诚心诚意的问问大家,包括武汉市民:

全国驰援武汉了吗?

城区划船了吗?

解放军子弟兵上堤了吗?

武汉是不是一切正常?

与近5年同期均值相比,洪涝灾害受灾人次、因灾死亡失踪人数、倒塌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分别下降46%、51%、80%和46%。

武汉市自己就有信心搞定。

 

然后,这次历史级别的大洪水造成了什么影响呢?

 

水位逼近武昌第一观景台,只是逼近哦。

再涨个一米五,破掉所有历史记录也稳得很。

没有江水倒灌,没有钢管、沙袋、彩条布,没有悲壮的血肉长城。

 

指挥部对市民的提醒仅仅是:在江滩游园时,注意安全提示,切勿翻越警示带到江边戏水、游泳和垂钓。

当然,下游的很多县市仍然受到了很多影响,还是有些县城出现洪涝,不过,比起54年的大泄洪和98年的人肉堡垒,今年的抗洪显得没有那么慌张,至少至今还没看到什么悲壮的英雄故事。我真心希望不要有牺牲的英雄,大家能平安顺遂。

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真正成功的水利工程,就是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中国自古是洪涝多发的国家,但是当我们的水利设施更加完善,洪涝会终将被战胜,到那时,也许我们连洪水这个话题都不会再讨论。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