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小站_缘于为什么_好书好文的故事_分享人生

《了不起的女孩》:双视角下的女性群像剧,在创新中进阶

未知


  #女方买婚房有错吗#的话题一石激起千层浪,年轻人呼啦啦加入「理讨」大军,集思广益,各有道理。最逗的评论大约源自适龄男青年:「这样的丈母娘还缺女婿么?」
  
  事实上,这已经是《了不起的女孩》开播之后数次登上热搜,成为社交媒体平台热议焦点的某个瞬间。从女性职场境遇、原生家庭影响、婚姻情感困惑等公共话题的探讨,到闺蜜情、穿搭范式等私人领域的分享,这部女性群像剧从开播起,俨然打通了任督二脉般,把女性观众的痛痒点稳准狠地「抚摸」了一个遍。该剧由爱奇艺出品,正在爱奇艺和江苏卫视播出。
  
  
  
  女性题材在今年步入发展的快车道,群像剧的表现格外突出。展现不同年轻层、不同行业、不同地域环境下女性境遇的作品多,精品数量同样可观。精品多,意味着出头难。爱奇艺和小糖人这对合作数次的「老朋友」再度踏上求索创新之路:作为小糖人首部原创剧集,《了不起的女孩》用双视角破题出新,一幅跌跌撞撞的当代「斜杠青年」们的成长图卷在鸡飞狗跳的生活琐事中启幕,白描的手法,却叫人读出几分「赞美诗」的味道。
  

  
  群像式手法是一种较为常见的人物塑造手段,经由文学文本的实践开创而引入影视作品的创作之中,一般出现在无特定主角、具备多线程叙事线索、拥有较复杂叙事结构的作品类型之中。
  
  女性题材剧将群像式手法应用得炉火纯青。一方面,女性题材剧涉及的话题、人物多元,需要群像式手法实现全覆盖;另外一方面,群像式手法亦能在有限的篇幅体量中,最大限度地实现观众的共情。
  
  纵观近年女性题材剧创作,媳妇式的群像剧有之,展现女性为妻为母后面对职场、家庭、婚姻、育儿方面的经历际遇;女强人式的群像剧亦有之,展现成熟女性在职场的拼搏与困境,将其尽可能从家庭生活的琐碎里抽离,以梦想、追求作为叙事主体。
  
  
  
  近期独树一帜的,是专注于处在人生过渡阶段,初出校门,尚未走进婚姻家庭生活,作为独立的个体在痛并快乐着的情绪中感受成长过程的女孩们的群像。
  
  《了不起的女孩》中的陆可(李一桐饰)、沈思怡(金晨饰)、关玥(陈昊蓝饰),性格各异,成长环境不同,或懵懂或干练,或心思深邃或神经大条,她们俨然是现实生活中的自己或者密友,不完美,但真实、可爱。创作者通过这些典型的女孩群像迅速拉近和观众之间的距离,尤其是建立起和女性观众的同理心和代入感。
  
  
  
  不仅如此,该剧通过「闺蜜」来缔结人物关系,同样符合现实生活中的人情事理逻辑:初入社会时间不长的青年女性,社交关系简单,彼此亲厚的正是校园生活中不带世俗眼光、纯粹的同学。这种关系呈现在剧中,尤其叫人心头一暖:学生时代,陆可和沈思怡共同创立的刊物名为「LOOK」,正是陆可名字的谐音。有扎实的情感基础做铺垫,两人多年后的重逢,如何修复曾经的情感裂隙,自然成为全剧点缀其间的亮色。
  
  
  
  《了不起的女孩》虽不乏对情感、家庭的关照,但仍将主要的笔墨放在职场上。专注呈现女孩们心无旁骛对梦想、未来的追寻,同样是当下青年女性独立、自立的真实写照。不论是陆可、沈思怡还是关玥,她们比职场小白多些经验,又比真正成熟的职场人欠缺些淬炼,处于正在爬坡的阶段。万事难、事事不顺的这种阶段性的复杂情绪是能够辐射到更广泛的女性群体的,相同阶段的女性感同身受、过来人释然、即将步入这个阶段的更年轻的姑娘打上预防针,可以说,《了不起的女孩》是女性自己发声,讲述自身心路历程的作品。
  
  
  
  「他」的关切与对照
  
  女性群像剧,男性不能也不应缺席。写什么样的男性典型以及他们在女孩们成长过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考验创作者的视野和对现实生活的洞察力。
  
  
  
  《了不起的女孩》通过姚远(张超饰)、张芒(孙阳饰)、叶舟(纪李饰)、成楠(李欢饰)、白小川(黄觉饰)等几个男性视角,打开了另一个审视女性成长、追求自立自强过程的切口。回到文章的开头,#女方买婚房有错吗#的话题,正是陆可和成楠这对小情侣面临的考验延伸出的现实讨论。成楠囊中羞涩,却又希望能够给女朋友安定的未来,陆可和母亲则认为,日子是两家人共同经营的,如果有余力帮助小两口过得更好,也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两种视角,两重心态,广泛关注的社会议题被搬上台面,同时给予男性和女性发声的机会以及立场的剖白,「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的解析,不是单向度地突出对立,也是该剧的超越之处。
  
  另外一边,姚远大胆追求沈思怡,简单直接,也与沈思怡的多思多虑、犹豫不前形成鲜明的对比。所谓旁观者清,姚远明白沈思怡的顾虑在哪,童年时父亲的抛弃令沈思怡对爱情不够信任,甚至对男性对待感情、家庭的忠诚度存疑,这种源于过往经历的自困,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化解,因而这二人的关系发展并非一帆风顺,时有波澜也更能站得住脚,不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拉锯扯皮。
  
  
  
  再譬如姚远和关玥之间的「红颜」或「蓝颜」关系,也是对男女之间是否存在纯粹的友谊的叩问与反思;还有在陆可想尽办法努力强大的时候,成楠也没有放弃努力,即便不愿意见客户,也为了更好的生活硬着头皮去应酬,当然不可否认后续成楠也做了不负责任的选择,有了迷失,但全剧均秉承了双重视角的全方位展现,用换位思考、彼此带入的方式来呈现,对于展现女性成长境遇或者反映现实生活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
  
  
  
  
  女性群像剧发展至今,不可否认,在创作过程中难免出现「用力过猛」的现象,为了突出议题的尖锐而强化矛盾、为了追求戏剧性而脱离现实逻辑等问题仍旧成为其发展的掣肘之处。
  
  《了不起的女孩》有意识地做了减法。把目光对准职场,抓取女孩们在成为妻子、母亲之前的这段时光,抛开额外身份的赋予,专注于自身的成长蜕变,看似削弱了可能产生戏剧冲突的矛盾点,实际上却将力量集中,更有穿透力和说服力。
  
  
  
  不仅如此,《了不起的女孩》写职场故事的时候没有为了戏剧冲突而写「大」事,目之所及,公众号洗稿、纸媒停刊复刊、对接麻烦的客户、打样时面临资金周转困难等职场日常看似零散,却是每个「打工人」、「社畜」均感同身受,提起来便点头如捣蒜的真实经历。事件不分大小,与生活离得近、能获得共鸣的,才是有效的戏剧冲突,才是「现实」的题中应有之意。
  
  
  
  另外一方面,《了不起的女孩》没有展现女性的伪独立(实际上依靠男性力量获得自我提升),这点尤为可贵。剧中不论是姚远、张芒、叶舟、成楠甚至是白小川,都没有为几个女孩提供实质上的帮助。人际关系、家庭关系、职场关系的平衡、如何自处、如何追求理想实现自我的价值,归根结底是她们在靠自己跌跌撞撞往前走,男性的「他者」视角被「她力量」替代,才能说,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女性群像剧。
  
  
  
  最后要说的,也是《了不起的女孩》打动笔者的地方。女孩们可爱、可敬,男孩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这部剧是没有为了拔高女性的光彩而将男性妖魔化。在这个故事里,男性不再是「全员恶人」一般的存在,他们有优点也有缺点,有不凡同样也会自困。即便《了不起的女孩》是女性群像剧,也做到了对整个青年群体成长的辐射,视野和格局都开阔了不少。
  
  女性题材剧发展至今,行业和观众总是期待能够看到新的可能与不一样的讲故事方式,《了不起的女孩》用群像式的手法和双视角的切口,让期待没有落空。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