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小站_缘于为什么_好书好文的故事_分享人生

周瑜简介(历史上周瑜是什么样式的)

未知

周瑜

    建安五年四月四日(200年5月5日),26岁的江东之主孙策遇刺身亡,陨落于霸业方兴之际。临终前,孙策向弟弟孙权交代“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为江东定下守成之国策。

    小说《三国演义》中,孙策还有一句著名遗言:“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瑜。”此话虽不见于正史,却总结到位。

    世家子弟中的非主流

    汉末三国群英中,周瑜大概算得上大众最熟悉的陌生人,数百年来,他在演义中始终无法摆脱诸葛孔明的阴影,“三气周瑜”甚至成为家喻户晓的典故。这固然能归结为以蜀汉为主角的小说家艺术处理,但《三国演义》中选取周瑜作为诸葛亮的对手,尤其在赤壁之后两人就荆州问题上多次较量,倒也不是全凭脑补,故事原型取材于正史中周瑜成就江东帝业的愿望。

    从孙策立业到三国归晋,东吴政权长达八十年,孙氏虎踞三吴,江东群星闪耀,周瑜更像是那颗耀眼流星,虽只一瞬,却惊艳了东汉末年之苍穹。周瑜,字公瑾,出身庐江周氏,父亲周异曾任朝廷的洛阳令。

    图片

    周瑜与小乔画像,现代,李云中,国画。画中周瑜羽扇纶巾,雄姿英发,身旁抚琴的女子为周瑜之妻小乔。周瑜在年少时就精通音乐,但凡乐音上有错误之处,哪怕是酒过三巡,周瑜亦能准确听出并指正,故时人有云:“曲有误,周郎顾。”

    周瑜过人之处在于他出身官宦世家,却选择学习兵法军事。像周瑜这样不走寻常路,选择学习兵法世家子弟实乃凤毛麟角,这应该也是他与孙策能玩到一起、情同手足的主要原因。周瑜与孙策无比投缘,甚至邀请孙策一家住进自己家大院里,两人彼此“升堂拜母”,亲密无间。瑜策之交并非面子虚情,一定程度上也跨越身份,打破世俗陈规。周瑜弱冠之年,正逢孙策渡江立业,他义无反顾率丹阳之兵以援知己。24岁那年,周瑜拒绝了袁术的招揽,奔赴江东来到孙策身边,与他一同开疆拓土。

    图片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孙策托孤》,现代,戴敦邦,国画。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孙策死后,江东集团主要由张昭与周瑜共同主持大局

    孙策一生纵横天下,却在霸业蒸蒸日上之际遇刺身亡,弟弟孙权上位时年少资浅,威信未立,江东集团内部一度出现信任危机。一方面宗室成员阴谋夺位,爆发了孙静(孙坚之弟)的长子孙暠欲图自立事件。另一方面是已归附的地方势力复叛,如影响至深的庐江太守李术叛乱事件。这两件事都发生于建安五年(200),也就是孙策新死之际。前者被虞翻说服劝退,后者动用武力征伐,总算平定暗潮,但也暴露出主少国疑、政权的暗流与危机。这种情况下,周瑜、张昭等重臣对于政权安定所发挥的作用就十分关键。

    建安五年那场暗杀发生时,周瑜并不在吴郡,直到孙策死讯传出,周瑜才率兵匆匆赶回吊丧,此后任中护军之职,与长史张昭共同辅佐孙权,执掌江东政事。从建安五年(200)孙策遇刺到建安十三年(208)赤壁之战这八年时间里,周瑜最大的影响无异于推动江东集团意识形态之转变,为江东集团绘制了一幅帝业蓝图!

    简单梳理一下江东国策的转变,孙策渡江立业之时,曾拜访过名士张纮,当时孙策的目标仅仅是当个朝廷的外藩,但张纮却告诉孙策,你应该“匡辅汉室”。

    图片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孙权纳士》,现代,戴敦邦,国画。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二十九回“小霸王怒斩于吉,碧眼儿坐领江东”。讲述孙权即位后,效仿当年汉光武帝,与鲁肃同榻抵足而卧,不耻下问,一时名士云集江东

    可孙策的突然死亡打乱了整个江东集团的部署,这几年中,江东集团内部出现了新的声音,那就是以周瑜、鲁肃为主流的江东帝业论。从资历上来说,周瑜与孙策虽是年少时的故交,但他真正加入江东集团已是建安三年(198),晚于张昭、张纮。而鲁肃则是周瑜在袁术那里干居巢长结交的好友,受推荐一同投效到孙策帐下的。

    关于江东帝业纲领,鲁肃与孙权的《榻上论》算得上代表之作,尤以“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一针见血,清晰构建出大方针——汉室已不可复兴,在江东建立一统天下之帝业。

    图片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智激周瑜》,现代,戴敦邦,国画。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讲述诸葛亮以曹操建铜雀台收二乔之事激怒周瑜。但正史上此事子虚乌有

    首先,江东这片土地在历史上就有楚国的成功模板,当初楚国受封于荆山之侧,不满百里之地。而后来招贤纳士,开疆拓土,占据了荆、扬二州,国祚长达九百年。

    其次,今日孙权继承父兄留下的基业,兼有六郡之众,兵精粮多,将士用命,同时又物产丰隆,人心安定。

    第三,江东有强大的水军,泛舟举帆,朝发夕到,士风劲勇,所向无敌,军事上也不用担心。

    图片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决计破曹》,现代,戴敦邦,国画。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孙权决计破曹操”。孙权听了周瑜对形势的一番分析,拔剑斩断前奏案,决心抗曹

    周瑜认为,江东既然有如此好的基础,没有必要向曹操派遣人质表示臣服。更何况人质一入,就等于承认了与曹操的首尾关系,一旦强化这层关系,曹操再发诏命让主公北上,则不得不从,只能处处受制于人。

    此时的周瑜还只是个28岁的青年,其卓识远见已远在诸多江东老臣之上。

    江东进入周瑜时代

    对于孙权来说,周瑜、鲁肃的帝业之路显然更具有吸引力,但要实现这一宏图,就必须拿下荆州。中原战乱之际,刘表治下之荆州保持着和平与繁荣,实力不可小觑。江东集团想要进取荆州,第一步就是击破宿敌黄祖,打开荆州门户。自建安十一年(206)起,江东与黄祖的战争再度重启,周瑜先率部讨伐麻、保二屯,阵斩敌军主将,俘虏敌军万余人。而后黄祖派部将邓龙率兵进入柴桑县,周瑜发兵征伐,一战而胜,活捉邓龙押送吴郡。

    至建安十三年(208)春,孙权发兵讨伐江夏郡,周瑜被授为前部大督,率水军进攻黄祖。此役不仅一雪江东孙氏之世仇,同时也打开荆州门户,为江东政权占据荆州迈出第一步。

    这一年,荆州形势风云激变。先是曹操正式出任丞相,紧接着荆州之主刘表病逝,蔡瑁、张允等就拥立刘表幼子刘琮继任荆州牧,长子刘琦大怒,欲兴兵征讨,荆州集团分裂。曹操看准时机,亲率大军南下,刘琮迅速投降,由襄阳至江陵一线皆落入曹操之手,荆州大部土地划入曹操势力范围。

    荆州这个缓冲地带没有了,来自曹操威胁近在咫尺,孙权很快接到曹操发来的一封带有威慑的书信:“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与此同时,还发生了一件对江东集团影响巨大的事——刘备被曹操大军所败,诸葛亮奉命渡江向孙权求援,表达联盟抗曹之意愿。

    曹操表示要“会猎于吴”,江东集团众臣惊慌失色,连老臣张昭等人也说曹操乃虎狼之师,江东政权不足以与其抗衡,从大局出发不如臣服了吧。《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舌战群儒,把张昭等人驳得哑口无言,这倒也是有依据的,在那场战与降的辩论中,诸葛亮的确成功说服了孙权,使之倾向于联刘抗曹。不过演义中诸葛亮以曹操造铜雀台夺取小乔为由来“智激周瑜”的桥段就子虚乌有了。

    图片

    铭文弩机,赤壁镇墓葬出土。弩机望山上刻“上大将军吕侯都尉陈文和弩一张”。通过专家鉴定,它是东吴时期铸造的,距今约有1800年的历史

    真实的情况是周瑜本身就是坚定主战派,但他当时不在柴桑(今江西九江)。虽然孙权已被诸葛亮说动,但江东集团内部主和派声势犹大,力主联刘抗曹的鲁肃建议孙权召回同为主战派的周瑜,整合江东集团之意志。周瑜奉命自鄱阳湖赶回柴桑,对此事发表的第一句话就是:“操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也。”

    这是对曹操集团性质的定调。周瑜不仅是表达强烈的主战意志,同时也告诉江东集团的主和派们,不要被曹操“汉相”的头衔唬住,咱们抗曹不是与朝廷为敌,而是对抗“汉贼”。此时的周瑜绝口不提以江东取代汉室、成就帝业之类构想,反而以汉室忠臣自居,用匡扶汉室的名义整合江东集团的抗战意志,使之名正言顺。听闻周瑜对形势的一番分析,孙权拔剑斩断前奏案:“诸将吏敢复言当迎操者,与此案同!”

    从此刻开始,江东政权进入周瑜时代。

    扬眉淡看漫天烽火

    印象中,赤壁之战如同《三国演义》描写的那样,是一场曹操主攻,孙刘联军主防的大决战。但正史上的赤壁之战迷雾重重,资料匮乏,很多细节语焉不详,从有限的资料看来,更像是一场遭遇战。

    但赤壁绝非偶然遭遇,而是周瑜主动出击,率江东水军直入荆州境内而发动的攻势战役。问题来了,与曹操相比,孙刘联军处于弱势一方,为何不以逸待劳,而敢于主动出击寻求决战呢?一切的原因早在周瑜赶回柴桑、为孙权定下主战之议时就已分析得很透彻。

    首先,曹操致书孙权时号称“水军八十万众”,这个数字的确很唬人。但周瑜以一个军事统帅的眼光,看穿了曹操的致命弱点——吃得太快,消化不良。曹操取荆州并非一城一池稳扎稳打推进的,而是因刘琮投降而得以速取,这么一个大州短时间内很难巩固统治。其次,当时北土未安,马超、韩遂虎踞关西,为曹操之后患。第三,曹军善于陆战,弱于水战,今下江东舍步兵而依仗水军,是以短击长。第四,时值寒冬,马无蒿草,曹军劳师远征,必然水土不服,生出疾病。周瑜认为有此四者,曹操实则外强中干,而他贸然进犯,必败无疑。

    其实曹操并没有贸然进犯,他根本没有在建安十三年(208)挥师南下征服江东的计划。但对周瑜而言,事态紧急,孙刘联军兵力处于弱势,只能以巧取胜,他必须在曹操立足未稳主动出击寻求决战,一举击破曹军。如果只作防守应对,虽然短期内曹操不会南征,但等其逐步把荆州消化,站稳脚跟,那时候再挥师南下,对江东可就真是灭顶之灾了。

    战机稍纵即逝,周瑜与程普分别任左都督、右都督,各领一万五千精兵,与刘备军一同逆江而上,深入荆州境内寻找曹军主力,终于在长江赤壁(今湖北省赤壁市西北)一带与曹军相遇,周瑜采纳黄盖提出的火攻之计,放火焚烧曹军战船,大破曹操,成就了一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足以名留青史的著名战役。这场长江流域首次大规模作战的军事行动中,周瑜发挥了主导作用,赤壁成为他短暂人生中最耀眼的巅峰之作。此役让曹操失去了短期内一统天下的机会,亦重新划分了荆州的格局。

    图片

    周瑜与江东诸将商议攻打南郡之策,出自蒋萍、赵晋绘《三国演义连环画·取南郡》。围攻南郡是赤壁之战的最后一个阶段,周瑜率兵渡江围攻江陵,刘备也派兵进攻江陵,关羽自汉水出击,双方相持近一年

    赤壁之战的最后一个阶段相当漫长,周瑜率兵渡江围攻江陵,刘备也派兵进攻江陵,关羽自汉水出击,双方相持近一年,最终曹仁担心退路被孙刘联军切断,于建安十四年(209)底放弃江陵,仓皇北窜,至此战役才算画上句号。

    曹仁退兵后,孙权以周瑜为南郡太守,驻防江陵,与此同时,盟军刘备也分享了赤壁之战的胜利果实,刘备表刘琦为荆州牧,随后又迅速收服了武陵、长沙、桂阳、零陵四郡,以赵云守桂阳,廖立守长沙。荆州风云再起,新的挑战随之而来。

    未完成的野望

    赤壁之战后,曹、刘、孙三股势力在荆州汇集,荆州北部襄阳、南阳郡以及南郡部分地区仍在曹军控制之下;孙权控制了长江一线的重要地点;刘备占领四郡,虽地盘较大,但地理位置尴尬,没有出口,发展极度受限,故而刘备也一直试图以外交手段改善自身处境。不久后,刘琦病死,刘备领荆州牧,孙权同意让其驻扎于油口,因为当时刘备官职为左将军,人称左公,故将此地改名为公安。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刘备屯驻的公安和周瑜的江陵距离很近,仅数十公里。现在周瑜要面对一个巨大挑战——他既领南郡太守,自然想以此为根基,扩大影响力,最终达到让江东跨有荆、扬的目的。但问题是曹操虽已北归,中间却横了一个盟友刘备。无论是周瑜本人还是江东集团,在荆州的影响力都无法与刘备相比。更令周瑜担忧的是,刘备在荆州开始迅速整合资源,招贤纳士,吸纳了黄忠、魏延、马良、霍峻等一大批文臣武将,声望与日俱增。这一切没有人比近在咫尺的周瑜看得更清楚了。

    图片

    周瑜率军攻打南郡,出自蒋萍、赵晋绘《三国演义连环画·取南郡》。在孙刘联军进攻下,曹仁于建安十四年(209)底放弃江陵,仓皇北窜。曹仁退兵后,孙权以周瑜为南郡太守,驻防江陵

    鉴于曹操在北方的巨大压力,孙刘联盟重新划分责任,孙权纵然再不情愿,也只能接受刘备在荆州极具影响力这一事实,故而在其领荆州牧的同时,孙权自领徐州牧。此时徐州尚在曹操控制下,孙刘联军这一划分意味着日后徐州方向的攻略由孙权主导,荆州方面则大部分交予刘备。这样的安排,地位最尴尬的无疑是周瑜这个南郡太守,一旦荆州落入刘备之手,也意味着他要开拓荆州、继而北进的计划付诸东流。

    为挽救荆州之局,周瑜决定兵行险着,他上书孙权,说“刘备有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他建议给刘备打糖衣炮弹,给他住大房子、给他美人,消磨其意志,将其软禁起来,来个挟刘备以令关羽、张飞。但这一计划遭到鲁肃的反对,毕竟一旦软禁刘备,孙刘联盟就有破裂的风险。赤壁之战后,周瑜与鲁肃出现分歧,鲁肃自始至终认为,只有孙刘联盟才可能对抗曹操;周瑜则认为帝业实现过程中,联刘并非必要条件;孙权则认为曹操威胁还很大,联盟不能破裂,故而采纳了鲁肃的意见,没有软禁刘备。

    荆州几个回合的博弈中,周瑜处境较为被动,但他并未放弃作最后一搏。建安十五年(210),周瑜酝酿出一个更加野心勃勃的计划。计划首先涉及与奋威将军孙瑜(孙权堂兄)入蜀取益州,这与诸葛亮《隆中对》中“跨有荆益”战略不谋而合,是刘备集团不久后的路线。其次盟友,周瑜提及了与西凉马超结援。第三是北伐,周瑜计划与孙权一同会攻襄阳,而后进取北方,成就帝业。

    在常人印象中,总觉得东吴只能作为黄金配角。但在周瑜的时代,虎踞龙盘的江东亦曾怀吞食天地之志,敢于问鼎中原,逐鹿天下。只可惜天不假年,当周瑜准备回江陵具体着手实施这一宏大计划时,却在途经巴邱时患病而逝,时年36岁。

    风云散聚任评说

    周瑜之死让江东集团跨有荆益,挥师北伐一统山河的宏图霸业猝然而止。

    图片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周瑜归天》,现代,戴敦邦,国画。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五十七回“柴桑口卧龙吊丧,耒阳县凤雏理事”。演义中周瑜被孔明“三气”而死,正史中则是病逝。南郡作战中周瑜曾受过伤,也可能是导致其英年早逝的原因之一

    璀璨的将星已陨落在东汉末年,周瑜之死对孙权无疑是一大损失,但周瑜对江东政权乃至汉末格局的影响犹在。赤壁之后,天下三分之势渐成,孙权亦在帝业征途上步步为营。多年后,孙权已占据荆州,与陆逊谈论往事时,犹记周瑜英姿,叹道:“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

    当孙权加冕登基,成为东吴大帝时,忆及周瑜,同样感慨万分:“孤非周公瑾,不帝矣。”

    周瑜去世872年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苏轼泛舟游于黄州城外长江之上,见大江浪滔滔,东风染尽半壁胭脂色,遥想赤壁烽火中的周郎英姿,遂提笔而书,写下千古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