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奇科普》果蔬_蔬菜_水果_中药的做法_功效与作用及营养价值

《两位感恩节的绅士》 - 欧·亨利 - 短篇小说

未知

  
  
  今天读了读欧亨利,一开始和答主有一样的感受,也是查完网上之后,觉得自己理解是不是出错了,之后又去查了一些资料,觉得其中会有一些讽刺的地方。
  
  首先,评价一部作品首先要看的是这部作品的时代背景,欧亨利的作品都是在美国向垄断资本主义发展的这个阶段期间完成的(虽然也有铲除奴隶制度,提出民治民有民享这样的积极面,但事实上美国的社会矛盾也逐渐突出,贫富差距等问题),欧亨利本身经历也很曲折,感受到了美国社会当时的病态和扭曲,对金钱的崇尚,拜金主义盛行。温情,爱都消失不见这样的感受也是有的。
  
  同时还有另外一点我在查找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当时美国高等教育也逐渐从基督绅士转向了职业俗人,这一教育显而易见是为了适应美国社会发展的需要。但是也有批评家认为这会导致道德与美学品位的下滑,关于这点我不太清楚这是否和当时美国文化的转变有关系(但我个人觉得当时美国社会风气的转变与教育方向的转变二者之间应该是有关联的。)
  
  在背景介绍完之后,我们再看这篇文章,开头的
  
  在大西洋的彼岸,也有一些日趋古老的传统,这些传统趋向古老的速度比在英国快得多。
  
  这一句写的是什么呢,我觉得这里写的可以说是清教徒传统,也就是前面所提的基督绅士。而且这句话之前,还有一段
  
  我们时常听到“清教徒”这个名词,但就是记不起他们是谁。不过,这帮家伙要是敢再登上美洲大陆,我们保准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普利茅斯岩石[插图]?嗯,这个名词倒是挺耳熟。自从“火鸡托拉斯”成立后,许多人不得不撇下火鸡,改为烹饪母鸡。(该段译文不同,另一本的译文与此不是很类似)
  
  这里明显可以看出作者本身有着一丝讽刺的意味,讽刺的是对清教徒传统的遗忘,而且其中还有一段对于美国垄断资本的讽刺,在感恩节不得不撇下火鸡,烹饪母鸡。讽刺美国托拉斯哄抬物价,导致底层人民在感恩节连火鸡都吃不上。
  
  之后我们再看作者之后的描述,富人认为穷人一年只饿一次,之后便出现了那两位老太太的施舍,对这两位老太太的形容作者用的是家系古老、尊重传统,也是贵族。然后后文提到她们认为感恩节是为了华盛顿广场而设立,而非为了纽约市,而这里华盛顿广场就在第五大道,也就是两位老太太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她们认为感恩节是属于个人内心的一种反省,而非城市下的一种庆祝性的节日,所以她们派仆人去帮助斯塔弗,是一种善意的行为,这个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这样一种善意的行为却又过度,导致其过撑,而后造成了另一种悲剧
  

  《两位感恩节的绅士》读后感

  
  虚伪,就像只披着羊皮的狼,费尽心思把自己伪装起来,但总有一天会被揭穿。真诚,虽然只要嘴皮子动动就能说,但如果要真的去实施,却比说难上好几倍。一虚一实,一比较,就像两个遥不可及的极端,困惑着你,但也不是让你无法抉择。
  
  《两位感恩节的绅士》就是这样的一篇文章,它讲述了在美国传统的感恩节,富人会给穷人一顿美食。斯塔夫·皮特由于已经吃过了一个富人给予的食物,导致面对老先生,一位九年以来感恩节都给他吃的绅士时,他困惑了。可是由于想坚持所谓的传统,皮特还是享用了老先生给予的美食,最后活活地撑死了。而老先生也差点因三天没吃饭而饿死在感恩节那天。
  
  这篇文章极为讽刺美国的某些人士。难道穷人只在感恩节那天会饿吗?文中的穷人斯塔夫·皮特虽然已经撑得不行了,但为了坚持所谓的传统,他还是接受了老先生的给予,最后撑死。老先生明知道自己没钱,但为了显得自己更高尚一些,维持绅士的风度,不惜饿自己三天,来施舍穷人吃食,险些饿死。一个个人物,都极其虚伪,为了维持自己在别人眼中所谓的“绅士”风度,连生命都不要了,多么的可笑。让我记起了屈原的“善不由外来兮,名不可以虚作”。真诚待人,每天都会是感恩节。
  
  放下手中的书本,放眼全球,纵观此次疫情。我发现我的祖国——中国,是最真诚的,而某些国家才是虚伪的。中国正面迎击疫情,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又先后在短短几天内建造了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所有的中国人都团结一心,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全力、免费救治患者。采取透明化的措施,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中国人民奋战在抗疫一线。还把什么时候几人感染,什么时候新增几例疑似,什么时候几人死亡等,都明明白白地记录公布。好多人自我隔离,其他人宅家不添乱等等,还积极捐助有难的国家。这一系列真诚的举措,换来的是疫情的有效控制、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和赞扬,以及多个国家的高度评价和争先效仿。而有些国家地区,嘴上说着援助、援助,他们真的付诸行动了吗?还有的,甚至连真实的疫情都不报了!如此的虚伪,换来的会是什么呢?
  
  读书,看世界,让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两个词“虚伪、真诚”,让我懂得人与人之间要真诚对待,不要相互欺骗,才能使人之间更加信任,使大家都感到幸福。
  

  《两位感恩节的绅士》讲述了什么

  
  《两位感恩节的绅士》,欧亨利小说,味如橄榄,两位绅士,为了一个九年的默契和约定,上演了一出耐人寻味的人间悲喜剧。文中的主人公——两个“小人物”——两位美国绅士身上所展示出来的人性的魅力令人钦佩:穷人,尽管吃不饱穿不暖,没有受什么教育,可他为了圆老绅士的心愿,咬紧牙关,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其实他完全可以告诉老绅士自己已经吃饱了,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而那位老绅士身上只剩下一点钱,也完全可以不去赴约,但是他看重的不是金钱,而是诚信,他宁可让自己挨饿也不愿意食言。面对诚信与金钱,他们选择了前者!这值得当今社会中的一些人去深思!
  

  《两位感恩节的绅士》主文分享

  
   当你从东边走进联合广场时,斯塔弗·皮特就坐在喷泉对面人行道右边的第三张长椅上。九年来,每到感恩节,他就会在一点钟准时坐到那儿。他每次这样做,都准会碰到些意外的事——类似于查尔斯·狄更斯的奇遇,以至于他的背心总会胀得鼓鼓囊囊的,背后也是一样。
  
  可今天,斯塔弗·皮特出现在每年固定的约会地点似乎并不是因为一年一度的饥饿,而只是因为习惯罢了。慈善家们似乎总觉得,穷人们总要隔上这么长一段时间才会被饥饿折磨。
  
   皮特当然不会觉得饿。因为他刚刚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大餐,这会儿勉强只剩下呼吸和移动的力气了。
  
        皮特当然不会觉得饿。因为他刚刚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大餐,这会儿勉强只剩下呼吸和移动的力气了。他的眼睛就像两颗浅色的醋栗,牢牢地嵌在一张肿胀的、油光光的灰色面具上。他急促而艰难地喘息着,一圈参议员似的脂肪组织让他翻上来的衣领完全失去了时髦的品位。尽管他的衣服破旧得很,衬衫前襟的裂口一直开到胸口,但十一月的微风夹杂着纷飞的雪花,给他带来的却是宜人的凉爽。那顿丰盛得过了头的大餐所产生的热量已经让斯塔弗·皮特不堪重负了。那顿大餐以牡蛎开始,以葡萄干布丁结束,其间包括了(在他看来)这世上所有的烤火鸡、烤土豆、鸡丁沙拉、南瓜馅饼和冰淇淋。因此他撑得鼓胀胀地坐在那儿,带着酒足饭饱后的满足,轻蔑地瞅着这个世界。
  
  他压根儿就没料想到会有这样一顿大餐。他刚巧路过第五大道起点处的一幢红砖公寓,里面住着两位出身于古老家族、相当遵从传统的老太太。她们甚至不肯承认纽约的存在,坚信感恩节仅仅只是为华盛顿广场而设立的。她们的传统习惯之一就是叫一个仆人在后门口守着,吩咐他在正午的钟声敲响之后,把第一个饥饿的过路人请进来,让他美美地吃上一顿。斯塔弗·皮特在去公园的路上刚好经过,被管家请了进去,总算是维护了城堡的传统。
  
  斯塔弗·皮特呆呆地注视着前方,十分钟后,他突然觉得很想换个角度瞧瞧。他费了老大的劲儿,慢慢地把头转向左边。就在这时候,他的眼球因恐惧凸了出来,呼吸也停止了,短腿下面穿着破鞋的双脚在碎石路上扭来扭去。
  
  因为那位老绅士正穿过第四大街,朝他坐着的长椅走过来。
  
   九年来,每到感恩节,这位老绅士都会到这儿来找坐在长椅上的斯塔弗·皮特,然后带他去一家餐馆,看着他饱餐一顿。
  
       九年来,每到感恩节,这位老绅士都会到这儿来找坐在长椅上的斯塔弗·皮特,然后带他去一家餐馆,看着他饱餐一顿。这在英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可美国却还年轻得很,这事能够坚持九年已经算不错了。这位老绅士是个坚定的爱国者,自认为是美国传统的倡导者之一。
  
  老绅士朝着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习惯笔直庄严地走过去。这位老绅士六十多岁,又瘦又高,穿着一身黑衣服,戴着一副老式眼镜,眼镜看上去不太稳当。他的头发比去年更白了、更少了,带着弯把的粗大多节的拐杖似乎也派上了更大的用场。
  
  他的老恩人走了上来,斯塔弗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浑身上下抖个不停,就像某个太太的过于肥胖的哈巴狗看到一条野狗冲着它竖起了身上的毛时的反应。他真想逃走,可即便如桑托斯-杜蒙(巴西气球驾驶员)使出所有的本领也没法让他离开长椅。那两位老太太忠实的仆人事情办得可真不赖。
  
  “你好,”老绅士说,“我很高兴看到你经过了又一年的变迁,仍然还是这么健康地生活在这美好的世界上。就算仅仅为了这一点,感恩节这个日子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有意义的。如果你愿意跟我来,我的朋友,我打算请你吃一顿,好让你的身体和精神合为一体。”
  
  老绅士每次都会说这样的话,九年来的每一个感恩节都是如此,这些话本身似乎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除了《独立宣言》之外,恐怕没有什么能和它们相提并论。从前,这些话在斯塔弗的耳朵里听起来简直就像动人的音乐,可现在斯塔弗却抬起头望着老绅士的脸,他的眼睛里含着泪,一脸痛苦的表情。
  
  斯塔弗一直都很好奇,老绅士说这些话的时候为什么总是显得这样悲伤。
  
        斯塔弗一直都很好奇,老绅士说这些话的时候为什么总是显得这样悲伤。他不知道,老绅士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个儿子来继承他的事业——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以后,他的儿子会到这儿来,骄傲地站在又一个斯塔弗面前说:“为了纪念我的父亲。”那么,这就成了一种习惯了。
  
  但是老绅士并没有什么亲人。在公园东边一条安静的街道上,有一些古老家族破旧的褐石公寓,他就在其中的一幢里租了几间房住着。冬天,他在一间和轮船衣箱一样大小的温室里种些倒挂金钟;春天来的时候,他走在复活节游行的队伍里;到了夏天,他住在新泽西山间的农场里,坐在柳条扶手椅上,谈论着他希望总有一天能找到的一种扑翅蝴蝶;秋天的时候,他就会请斯塔弗吃上一顿——这些就是老绅士要做的所有事情。
  
  斯塔弗·皮特抬起头看了他一会儿,想到自己这会儿的处境,烦恼极了,却无计可施。老绅士的眼睛里闪着乐于助人的快乐光芒。他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了,可他黑色的小领结还和从前一样整洁,亚麻衬衫又白又漂亮,灰色的胡子依然优雅地打着卷儿。然后,斯塔弗发出了一种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豌豆在锅里沸腾着。他打算说点什么,这声音老绅士已经听过九次了,他当然会认为这又是斯塔弗表示接受的老一套说辞。
  
  “谢谢你,先生。我跟你去,真是太感谢了。我饿极了,先生。”
  
  饱餐一顿之后,昏昏欲睡的感觉并没能动摇钻进斯塔弗脑子里的那个坚定信念:他是制度的基础。他在感恩节这天的食欲并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这位享有优先权的仁慈的老先生。这一点就算不是依照实际情况制定的法规,也是出于既定风俗或一切神圣的权利。的确,美国是个自由的国家,但是为了传统的建立,有人必须得当一回循环节——也就是循环小数。
  
   老绅士带着他每年保护的人进了那家餐馆,又是那张总是摆着一顿大餐的桌子。
  
       老绅士带着他每年保护的人进了那家餐馆,又是那张总是摆着一顿大餐的桌子。
  
  “又是那个老家伙,”一个服务生说,“他每个感恩节都要请那个流浪汉吃上一顿。”
  
      老绅士坐在他未来的古老传统的奠基石对面,神采奕奕。服务生在桌子上堆满了节日里的美食——斯塔弗不由得叹了口气,却被人误解成是饥饿的表示。他举起刀叉,为自己刻了一顶不朽的王冠。
  
  在敌军中奋力厮杀的英雄都没有他这么英勇。火鸡、肉排、汤、蔬菜、馅饼,只要一上桌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走进餐馆的时候,肚子已经撑得受不了了,食物的气味几乎损害了他绅士的名誉,可他就像一名真正的骑士一样振作起精神,大干了一场。他看见老绅士脸上浮现出了乐善好施的幸福——就算是倒挂金钟和扑翅蝴蝶也不能带来这样的幸福——他不忍心破坏这幸福的感觉。
  
  一个钟头后,斯塔弗朝后一靠,终于打赢了这一仗。
  
  “真谢谢你,先生,”他就像一根漏气的蒸气管子一样喘息着说,“谢谢你这顿丰盛的大餐。”
  
  然后,他吃力地站了起来,两眼目光呆滞,朝厨房走去。一个服务生把他像陀螺似的转了个圈,给他指了指门口的方向。老绅士掏出一元三角的银币,仔细地点了点,另外给了服务生三枚镍币作为小费。
  
  就像以前一样,他们在门口分了手,老绅士朝南走,斯塔弗朝北走。
  
  在第一个拐角的地方,斯塔弗转了个身,站了一会儿。接着他的破衣服似乎鼓了起来,就像一只猫头鹰竖起了羽毛,然后他像一匹中暑的马一样倒在了人行道上。
  
  救护车来了之后,年轻的医生和司机小声地诅咒着他的体重。因为没有威士忌的气味,也就没必要移交给警察局的巡逻车处理了,于是斯塔弗和他肚子里的双份大餐就一同进了医院。他们把他放到床上,开始检查他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希望能有机会动动手术刀来找出问题。
  
       你瞧!一个钟头后,救护车又把老绅士送到医院来了。他们把他放在另一张床上,讨论着阑尾炎的可能性,因为看上去他并不像是个没钱的人。
  
  可是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医生碰到了一个长着一双迷人的眼睛的年轻护士,于是停下来和她聊起了病人的情况。
  
  “那边的那位体面的老绅士,”他说,“你怎么都想不到,他几乎快饿死了。我猜他准是出身于某个古老的大家族。他告诉我,他已经有三天没吃一点东西了。”

发表评论 (已有 条评论)

  

评论列表

    快来评论,快来抢沙发吧~